你的位置:2017注册送38体验金官网 » 爱情 » 爱情故事

爱情天梯的故事 爱情天梯图片

分类:爱情故事评论

  爱情天梯是一个真实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重庆。50年前,重庆市江津中山古镇村民刘国江和比他大10岁的寡妇徐朝清相爱,为了躲避世人的流言蜚语,他们携手私奔至海拔1500米的深山老林。为让徐朝清出行安全,刘国江一辈子都忙着在悬崖峭壁上凿石梯通向外界,如今已有6000多级,被称为“爱情天梯”。

  50光阴,半个世纪一步一步的开凿,凿好了一个6000多级的爱情天梯。不为别的,只是四个字,因为爱情!爱情天梯的主人翁虽然不在了(2007年12月18日,男主人刘国江老人去世;2012年10月30日21时58分,徐朝清老人去世。),但是那爱情天梯还在,所以亲爱的,请你相信,这个世界一定还有一见钟情,一定还有相濡以沫。

爱情天梯图片
爱情天梯

故事回放

  那一天,鞭炮声声,唢呐阵阵,她乘坐一顶大花轿来到村前,他正和一群顽童在村中嬉戏,见了花轿便尾随其后,因为,几天前,他磕断了门牙。山村有个习俗,掉了门牙的孩子只要让新娘子摸一摸嘴巴,新牙就会长出来,他便迫切希望这位新娘子能让他的牙得以新生。

  他的伯娘抱他到轿子前,新娘子从轿子里一伸,如葱如兰的手指便放在他的嘴里,他忍不住流了口水,紧张地一吸,却咬住了她的手指,只见轿帘被她一掀,小国江仰头发现,仙女般的新娘子正含嗔带怒盯着自己!轿子走远了,小国江还站在原地发呆……

  那一年,他6岁,她16岁。他只听见噗噗的心跳声,也听见旁边的大嫂戏谑:“发啥子癫,你长大了也要找这么漂亮的媳妇。”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从此,不管谁开玩笑问他长大要娶什么样的媳妇,他总是认真地说:“就想徐姑姑那样的人儿!”

  徐姑姑从此便是那位印在他心上的新娘子。但直到他长成一个帅小伙,他也只敢用余光看她,在他心中,她是那样的尊贵只觉得只要稍微正眼看她一下就会脏了她。

  而她13岁欢喜(指定亲),16岁交代(指嫁人),26岁却因丈夫患急性脑膜炎去世而成了寡妇。

  婆家说她克夫,于是她独自带着4个孩子,没吃的 ,就背着孩子到山上拾野生菌,一斤3分钱的盐买不起,她就编草鞋卖,一双卖5分钱。

  16岁的他看在眼上急在心上,想帮她,又怕被拒绝,被别人笑话,直到那天,她和孩子掉进河里,他跳进河里救起了她们母子,才第一次正眼看她。之后就经常主动的帮她担水,砍柴,照应家务。如此4年,互相的眼光渐渐有了别样的情愫。

  然而,她不但比他大整整10岁,还是个带着4个孩子的寡妇,闲言碎语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紧紧地笼罩在“大逆不道”的他们头上。他们喘口气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于是,1956年8月一天早上,村里人发现她和4个孩子突然失踪了,同时失踪的还有19岁的他。

爱情天梯图片
爱情天梯

  40多年后,2001年的中秋,一队户外旅行社在原始森林探险时发现罕无人迹的高山深处竟然住着两位老人。

  他们仿佛生活在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点的是他亲手做的煤油灯,住的是简陋的泥房。而以前没有泥房子时住的是山洞。在自己开垦的田地上耕种,自给自足。他们就是几十年前失踪的他和她。

  有一家电视台想邀请他们参加七夕晚会,他担心妻子的身体,独自下山参加晚会,当主持人介绍完爱情天梯的故事后,请他上台讲话,当主持人问,你现在想跟观众朋友门说什么的时候,他脱口而出的是:"我想回家”,顿时全场数千观众都愣住了,然后又说了一句:我怕猴子来偷我的包谷“,事后刘国江说,其实他回家的真实原因是,他担心她,而不是猴子,只不过当时不好意思说。

  两位老人生活的山顶整整50年,铁铣凿烂了20多把,这都是他一手一手凿出了6000多级的阶梯,每一级的台阶都不会长出青苔,因为只要下雨过后他都会用手搽过,这样一来就不会滑……

  这6000多级的石阶被人们称为“爱情天梯”。而他,也从一个年轻人变成了一个白发老翁。

爱情天梯主人公图片
爱情天梯主人公

  这并不是赚取眼泪虚构的故事。他,叫刘国江,她,叫徐朝清,他们住了50年的是重庆市中山镇一座叫半坡头的高山。

  6000级的阶梯,就是凿入大山的爱的刻度。50光阴,半个世纪一步一步的开凿,凿好了一个6000多级的爱情天梯。不为别的,只是四个字,因为爱情!为爱筑路半世纪。从小伙子修成了老头子。

  半坡头在高滩村背后的深山中,和村上原本只有一条荆棘丛生的小路相连,当年他们就是由这条路上的山。

  怕老伴出行摔跟斗,刘国江从上山那年起,便开始在崎岖的山崖和千年古藤间一凿一凿地开造他们的爱情天梯。

  每到农闲,刘国江就拿着铁钎榔头、带着几个煮熟的洋芋一早出门。先在顽石上打洞,然后站上去,在绝壁上用泥土、木头或石板筑阶梯。饿了,啃几个洋芋;渴了,喝几口山泉。

  经由小伙子变成了老头子,铁钎凿烂20多根,虽然老伴自上山后就没出去过几次,现在下山的时候更是越来越少,但他仍在青山白云间执着地凿着,一凿就是半个世纪。

  “我心疼,可他总是说,路修好了,我出山就方便了。其实,我一辈子也没出山几次。”摸着老伴手上的老茧,徐朝清眼里流出了泪水。

  “我还能动!”刘国江伸手为老伴擦去泪水。两人旁若无人地互相心疼着,沉浸在他们的二人世界里,似乎忘了有外人在场。

  “家务事怎么分工?”记者极不情愿打断他们。“我不会让她干重活,她年纪比我大,洗脚水都是我给她打。”刘国江说。

  “我们两个一天也分不开。”徐朝清说,50年来,刘国江从来没将她一人留在家里过夜。他们从没到过江津县城,就算中山镇,刘国江也只去过几次。

  不管谁有事出山,另一个准会在天黑前来到山下的独木桥等候,等心爱的人一起爬上爱情天梯回家——桥那头便是“凡人”的世界,他们没事从不过桥。

爱情天梯主人公
爱情天梯主人公

  恩爱夫妻最后心愿百年之后合葬大山中

  半个世纪过去了,二老的结婚证早已被虫蛀烂,当年的闲言碎语也烟消云散,但二老仍不愿下山。村里一名叫邹家明的长者告诉记者:“恁多年了,没人说啥子了。当年别人说三道四,他们就不晓得跑到哪去了,前几年才听说在半坡头上,那山恁高,又有老虎,我都没去过。”

  二老的女儿们早已嫁出大山,儿子们也出山当了倒插门女婿。因为儿女在山外,老两口近年来与外界接触多了些,但他们仍不喜欢外面的世界。住在山脚下的三儿刘明生有空就会上山帮父母干点力气活。“我多次让他们下山住,可他们说习惯了山上的生活。”

  “她年纪大点,我能照顾她多久就多久。”刘国江说,他们二人约好,谁先走了,另一个就将其葬在山上,然后下山和儿子住,死后要运上山和老伴合葬。“娃儿大了,除了对方,没得啥放不下的,死了能一起葬在这山上就行。”

  只是看见了一眼,为这守候了十年,不害怕别人的闲言语,私奔到了深山。50光阴,半个世纪的开凿,一步一步,所以凿好了一个6000多级的爱情天梯。不为别的,只是四个字,因为爱情!爱情天梯的主人翁不在了,但是那爱情天梯还在,所以亲爱的,请你相信,这个世界一定还有一见钟情,一定还有相濡以沫。亲爱的,看过后,请相信真爱,相信爱情!

分页:1 2 3